ROYPR

每日一问:271是人吗?不是。

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蔡姓小朋友暗恋幼儿园老师的血泪路

别骂我,我就是爱这个卷毛小兄弟,我就是要向他伸出魔爪,bug不管
这里李小姐,希望你们嫁给爱情,而我嫁给湖南银。





(9:13)

已经九点多了,窗外一片墨色。蔡徐坤小朋友瞪着眼吹着自己额前的小卷毛,在软床上翻来覆去覆去翻来愣是没办法入睡。

除了自己这个叛逆反骨的不良少年还在熬夜之外,世界上的人应该都在乖乖睡觉了吧。蔡徐坤想。

曾经的他也是个作息规律的三好孩子,直到遇见她,这个让他爱得要死又得不到的女人——李小姐

蔡徐坤自诩目光高志气大,也是凭着这股子傲气在向阳幼稚园里闯出了一片天地。整座幼稚园他蔡徐坤说一不二,什么温州富贵山东皇权,他通通没在怕。今天吃食堂里煮得最香醇的奶油汤,明天捞园长办公室鱼缸里的金龙鱼,贵手一抬敢抢英超糖,圆目一瞪连守门犬大黄都吓噤声。出场自带叱咤风云BGM,微微一笑便引得穿小洋裙的女生们尖叫连连,那气势连大班的锐哥奋爷都比不来。除了园长奶奶食堂阿姨,其他人都得对他俯首称臣,敬重有如副园长,甚至连门口保安爷爷都得畏畏缩缩地为迟到了三分钟的自己开门。

(保安爷爷os :   ???大爷难道不是看你小小团站门口刺溜鼻涕可怜?)

可就是这样人人爱而不得望之生畏的角色,竟十分无用地拜倒在一个女人脚下。英雄难过美人关,这是蔡徐坤小朋友边摇着头笑得无奈边对自己作出的评价。

一想到这个该死的女人,头脑清明的蔡徐坤更加无法入睡。

这种情愫是什么时候萌芽的呢?蔡徐坤思来想去好一阵子也得不到答案。回想起和她见面的第一天,艳阳高照暖风吹。园长老师跟班里的小朋友介绍她,说这是接下来要带他们的新老师,姓李。蔡徐坤的注意力本来都在自己手里的奥特曼上,听到周边人的掌声便匆忙放下玩具很是配合地鼓起掌来,顺势这么抬头一看,好家伙,这个老师是真好看。

好看过小姑娘们画本上的白雪公主,好看过妈妈炸志里走时装周的漂亮姐姐,甚至好看过一个要好多钱的芭比公主。

李老师笑得也很温油,有点小长的两个前牙抵在下唇上,唇边轻轻悬着个小梨涡。门口的阳光洒在她身上,白白亮亮的,像龟兔赛跑里的小兔子,有粉耳朵的那种。

蔡徐坤不自觉学起她笑的样子,奈何两个前牙没办法自然地抵上嘴唇,他就悄悄努了努嘴巴,结果被园长奶奶误以为是在朝新老师做鬼脸。大家都看过来,后桌的丞丞指着他说“噗哈哈哈哈哈老大被抓到了”,那大嗓门把李老师的目光也拉到自己身上来,某位蔡姓小朋友噌地红了脸,当时就想拉起毛衣领子遮住自己的脸跑出幼儿园。

想起老师笑着看自己的模样,蔡徐坤又羞红了脸,裹着小熊绒被把自己团成个包子在床上左右打滚差点不留神掉到地上。滚打到一半蔡徐坤又陷入回忆中。要说长得好看的姐姐他见得并不少,相比一见钟情他也更信奉日久生情,所以说就算这位李老师给蔡徐坤留下了个如何美好的初印象也没办法就把他搞得像现在这样夜不能寐。

那是因为什么呢?
总是动作轻柔地给自己擦嘴,看着自己彩排的时候眼中带着星星,对大家都好细心温暖,有时候又会智商不在家懵懵地做出点傻事。

对,大概就是这样。

(9:27)

蔡徐坤小朋友抱着臂翻了个身,看到了床头柜上被他天天用湿巾擦得干干净净的两个水果糖。

他马上坐起身来盯着糖看了一会儿,接着两个包装纸泛彩光的水果糖就被攥进了肉乎乎的小胖手里,小胖手又把这糖凑到了自己鼻子前。小胖手的主人抿着嘴嗅了嗅,那几缕香精作的水果味像以前一样钻进鼻子里,甜丝丝的,跟李老师给糖的时候笑得一样甜

咦嘿,李老师笑起来是真的很好看……但是话说回来,李老师好像对大家都笑得很开心,不管是对体育委员小橘和生活委员小柚,还是对画画很厉害的昊昊跟幼稚大王组合富贵丞,甚至是对大班的岳岳木子洋和门口畏畏缩缩的保安爷爷!!

(保安爷爷:一篇带我两次给出场费了吗吃鼻涕的小鬼?)

哎一古……真让人伤心。

他向阳扛把子要什么没有?他就是看上了挂天上的星星,那什么才艺表演的小姑娘头上的星星发箍可没一个敢不给他的,虽说他也不拿,妈妈说这不绅士…诶呸,简单来说,像自己这种角儿,喜欢谁还不是一个眼神一句话的事儿,可是李老师就是十分地一视同仁,跟大家都好得不行,没有偏谁的,哪怕多分一点点偏爱给他都没有。

是自己的暗示不够明显吗?还是每天上学时的“姐姐早上好”说得不够帅?或者是儿童节跳舞的时候他绽放的魅力不够给劲,舞蹈结束后定点的那个电眼没有电到老师心里去?

就是撇去了这些不讲,平时自己对老师也是特别关爱的啊……妈妈买的草莓味可爱多藏到幼儿园给老师,靠做家务得来的第一桶金跑去礼品店精心挑了个音乐盒送给老师,就连小女生们送的巧克力也破例收下其中两个,还以一个小机器人作为代价跟对方换,只是因为那两个巧克力包装得太可爱,他想把一切可爱的东西都塞到这个可爱的姐姐怀里,然后再趁她不注意偷偷要个抱抱

做得够多了呀…攒了好久才攒了一个小铁盒的彩色糖纸都送给老师,拿到的第一个奶糖也剥给老师吃,电视里追女孩的男主角不是都这样吗?可是自己做了这么多给了这么多限量的宠爱,得到的关注还是跟那些什么都没做只会闯祸闹脾气的小朋友们的一样。

蔡徐坤闷闷地把糖放回相框后边,瘪着嘴想了好一阵子越想越委屈。本来他没这么丧气的,就算付出那么多没得到明显的回应他也只是小小失望了一段时间,反正他总会找个机会跟老师表明心意的。可是扭捏了半学期没抓好机会,倒是无意在办公室门口听见了她要离开幼儿园,原因是姐姐老家那边的服装店人手紧缺。

这下完蛋,连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9:32)

     楼下客厅的电视声已经静下了,蔡姓小朋友没躺下睡觉。他爬起来缩在楼梯口听见爸爸妈妈关上房门的声音,就跑下来开了个小夜灯,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支李老师奖励自己的小狗头铅笔,摩平一张揉皱了的白纸,写起信来。

  在写第一个字之前,他担心地朝门口和窗户看了几眼,紧张防备着随时巡房的爸爸妈妈和可能从窗口飞进来抓熬夜小孩的骑扫帚女巫,又斜着眼看了一下相框后的两个水果糖。他叹了一口气,坐在软床左边的书桌前,把那张纸铺在桌面上。

  “亲爱的李姐姐,”他写道,“我在给你写信,希望你今天是愉快的,求上帝保佑你。我直接说吧,尽管你已经在几个星期前就离开了幼儿园,我还是想跟你说,李老师…” 




         蔡徐坤小朋友皱着眉摸着下巴严肃思忖了一会儿,从书包格子里拿出块橡皮擦把“老师”二字小心翼翼擦去,吹掉了纸上的橡皮屑后端端正正继续往下写。




         “我还是想跟你说,李小姐,我喜欢你。”


 蔡徐坤朝黑糊糊的窗户看看,玻璃窗上映出水晶球模糊的影子;他想象着李老师,好像她就在眼前。

  现在,她一定已经乖乖睡觉了,身上盖着那些小女生们最爱的印着迪斯尼公主的被褥。她的房间一定很干净,窗边的帘子呼啦啦地响,门口放着一双兔耳朵的毛绒拖鞋。

  蔡徐坤叹了口气,吹了吹橡皮屑,接着写下去。

  “姐姐,我真的喜欢你,不只是因为姐姐长得像只小兔子。我想跟姐姐结婚的,不是玩玩而已的,我从小就不撒谎,我可以跟你赌我房间里的汽车机器人。但是姐姐对谁都好好,不管我给姐姐塞多少糖果,姐姐都不跟我第一好,世界第一的那种,不是倒数的。”

  蔡徐坤撇撇嘴,拿手背揉揉眼睛,抽噎了一下。

  “我会长大赚钱给你买好看的娃娃,”他继续写道,“我会好好学美术课,以后把你画下来,画在粉色的纸上。要是我做错了事,我一定会好好认错,也肯定不会跟别的女生在一起玩,让你吃酒,我会照顾你,谁也不敢来欺负你。”
 

          鼻子有点酸。哎,他都快哭了…

        “我真的很优秀,爸爸妈妈经常夸我的,我会在你吃饭的时帮你拉椅子,我不会跟你吵架,出门的时候我会关窗户,只要你给我一个椅子。除了这些,我还可以帮你叠衣服,睡觉前帮你收拾玩具。等你睡着了,我会给你盖被子…我真的很好,姐姐考虑考虑我吧…”

  “亲爱的姐姐,儿童节已经过去了,你在儿童节前就收好东西走了,你说过要给我儿童节礼物,现在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姐姐回来。”
  

  蔡徐坤把那张写满字的纸折成四折,装进一个信封里,那个信封是前一天晚上找妈妈要的。他想了一想,写上地址。
  “亲爱的李小姐收”

沙雕文学

xxj激情产出
老套梗  学霸毕×皮皮侃
别骂我,骂我就喊兄弟砍你。帮会大佬玫洅㎩の。



这次期末考的理科成绩是不理想的。

李希侃扪心自问自己的学习态度是端正的,目标也是合理明确的。虽说平时是好玩爱闹了点,但是课上专心听讲认真做笔记的,课后用功复习功课按时上交作业的,可都是他李希侃,就算偶尔开开小差刷刷微博,跟别人借点作业“辅助”自己做功课也不算什么啊,他真的是个天天被自己用功读书的劲儿感动着的三好学生。

奈何如此辛劳付出换来的是一张打满红叉的试卷和班主彭老头的一顿训。李希侃撇着嘴老老实实地坐在办公室靠椅上,对面边改作业边批他的小老头抬手扶了扶那圆框老花镜,端起桌案边的普洱茶抿了一口后继续他新一轮的说教。

小老头不愧是市优秀教师,说的话逻辑性强且通俗易懂,同时引经据典富有哲理,字里行间还不时夹杂着对隔壁班年级第一奖状拿到手软的高材生合理的夸奖,直夸得本就对那状元郎颇有不服的李希侃想掀桌骂街。

骂什么呢,老头儿说的也占理,那三好学生确是不早恋不叛逆,人帅腿长成绩好,随处一站俘芳心。

李希侃突然又想起那个分到跟自己一间试室的高材生毕雯珺,那小哥就坐在自己前桌,李希侃找座位的时候他还帮自己指点了下在哪儿。李希侃顺势那么一瞄,好家伙,带的东西比他还简单,一支笔一套尺,除此之外连个垫本都没有,跟他整个人一样一干二净。

考卷从第一桌发下来,李希侃整整从他前桌状元郎那儿接了八次卷,次次都低着个脖子双手接,礼貌得递卷子的人都得跟他一样弓着腰连连点头双手递。好不容易开始考试了吧,李希侃瞄了眼试题,拿起笔轻轻松松做完了两个选择题,而后本着不能丢了狗肉啃骨头的原理放弃了对第三题的刻苦钻研,接着又十分顺利地跳过了三个题,最后在第七题落脚迷迷糊糊涂了个B。

这次卷子不容易啊,把他这种平时下笔不带犹豫的人都给整迷瞪了,可见这出题老师在编题的时候如何认真,怎一个丧心病狂了得。

然而更让他深感丧心病狂的,是抬起头来想要研究下年级第一是怎么个考法的时候,映入眼的却是一个稍弓着的背影。他的亲亲前桌一头黑发埋在臂弯中,试室里的白噪音为他助眠,整个人垫着卷子睡得香甜。

这是什么蛇皮xjb任性操作?

喜欢考试时趴下去装逼操“不努力也成才”人设的学生他不是没见过,可是这哥们儿好像并没有要装睡那么几分钟然后突然醒来说“哎呀我怎么睡着啦这次肯定考不好啦”的意思,甚至颇有种一睡到底的架势。从小妈妈就告诉他要跟同学们“互帮互助互相督促”,在这样的教育下成长的李希侃自然不能放任这位同学在梦乡里游玩得把自己的分数玩脱了。于是身后浮起辉煌圣光的李希侃拿笔戳了戳那人的背,不好意思忘了戴笔盖了。

被戳醒的人直起身板来很是迷糊地左右望了望,最后意识到是后桌把他戳醒的才转过身来跟那位沾沾自喜还硬憋着笑一脸严肃的救世主到了个谢。端正着坐姿的救世主抬手慰了慰他,而后慈爱又认真地跟他说起这次考试的重要性以及家人师长对他的期盼,最后在告诫他下不为例的时候被对全班人都抱有期盼的巡考师长批评警告了。

李希侃回想到这儿下意识撇了撇嘴,没想到被说教得澎湃激昂的小老头捕捉到了这一瞬间的表情并解读为对自己的不满。小老头怎肯罢休,拿起训人用的小竹板往桌上这么一打,啪的一声打断了隔壁桌同样在训退步学生的女教师。

瞪着个眼的小老头活像小时候动画片里的教授角色,同款衬衫背带裤,几根头发带情绪地晃悠,肚子还突出来。李希侃把这两个形象这么一重合又不免笑出了声,结果换来小老头更加严肃激烈的说教。

巴拉巴拉巴巴拉拉的,把李希侃嚷嚷得够劲。李希侃颇为不爽地呛了小老头句,“人家高材生考试还睡觉呢”,而后不出一秒就受到反驳,谴责他怎么有资格拿人家跟自己比。

李希侃可接受不了这种带着深恶贬意的人身攻击,当即就十分有气概地拍桌而起。

“成绩好怎么啦!高材生怎么啦!比我厉害那么点就了不起吗!”

一米八上的身高让他站起身后无意把隔壁桌坐在隔板后的女教师和学生的身影都收入了余光,这边小老头还在拿木条拍桌喋喋不休捡威严,那边的顺毛男生抬起头来看着愣在原地的李希侃,点点头嘴角翘起来回答他

“是,成绩好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的。”

磕波小团魂

磕个乐华小团魂安慰自己,一点点毕侃是本cp狗的倔强。
这只是个小节目的终点,抚顺人与他的兄弟们的梦刚刚开始,请相信他们,不要害怕,也希望我可爱的孩子们不要害怕。
喜欢就多多关照,不要怀着最大的恶意阴暗去揣摩他们在这个年纪难能可贵的勇敢赤诚,加油,生活愉快。






说不紧张是假的。公布出道名额时本着以紧张刺激的节目效果为原则,先是让马来西亚小个子在自己旁边站着,再是插了段小广告。台下粉丝的哭叫声持续不停歇地在耳边起起落落,一大堆练习生的名字中夹杂着身边人跟他自己的。过了好一会儿喊着小个子的声音越来越大,毕雯珺没有很用心在听导师说了什么。

他心里有数,关于这次结果。只是猛然间脑海里被朝夕相处的面孔占据,先是同公司的哥哥弟弟,再是先后在自己生活中客串过的练习生,没有什么顺序,就这满场杂乱响亮的声音在他脑里一幅幅显现出来。又突然想起和那人同组竞赛时的点滴,脑海里更多的是他的笑脸,眯起了眼睛咧着嘴角,活脱脱一只小狐狸。



流程差不多走到高潮点,快要公布结果时他的思绪被底下粉丝的叫声拉了回来。他模模糊糊听见有人扯着嗓子喊他的名字,接着的一句“不要害怕”不知道是不是跟台上别的练习生说的,总之清清楚楚撞进了毕雯珺耳朵里。

不要害怕…

“恭喜——香蕉娱乐练习生——获得第九名出道名额!”






他的心酸酸软软的,终是摇摇晃晃飘回原位。本来紧绷的身体被特赦放松。




荧幕上投着前几天的录制片段,全场乱哄哄的,远的是台下粉丝的尖叫声,近点的是身边几个兄弟互相支持鼓励的“加油bro”。毕雯珺发自内心笑得爽朗,跟陆陆续续来跟自己要个拥抱的朋友们拍背碰拳,潜意识告诉自己要先忘了这并没有很理想的成绩。


直到不远处的温州人像个猴一样小跑着飞过来,张着手臂把自己拥了个满怀,直到紧随其后的队长拉过自己用力搂住,刚刚被强迫赶走的负能量此时又涌上心头,积成股热气烘软了心,烘得他热了眼眶酸了鼻子。队长一下两下揉着自己的头像要把他的失落委屈全揉散,几个队友在身边把他围成个圈,抚背的递纸的,他像抱着个娃娃似的不松手,灯光错落有致洒在全场人身上,周遭乱糟糟的,被围起来的小圈子让他可以不用顾虑哭出声来。


对,我不害怕。
全员在舞台中央集合结束录制的时候毕雯珺这么想着,

“路还很长。”

闲人马大姐碎碎念

别总用你的阴谋论去揣摩这群小孩,做错的会改没错的会进步,安分追星专注自家,说真的不了解真相别戏太多,xjb追吧。

跟我朋友说画的朱正廷  她让我去死。
就很bad。

直男珺与奶狐狸侃的小镜头

关于痴汉珺(不能不能
关于毕雯珺严肃且认真研究某狐狸的睡相最后总结出一个小观感——好看  想太阳
的小日常
拉着小丧花出来围观围观这对夫夫,我们来一起嗅嗅恋爱的酸臭味
没有什么剧情,日常混水
短到不敢说话…









直男珺一直是不相信“睡觉养肤”这事儿的,所以每当美容觉刚醒的敷着青瓜片的妈妈啧啧道自己又美了几分的时候,他总是颇为不屑地摇摇头。

可现在站在李希侃床前盯着他细白脖颈出神的毕雯珺开始信了这个理论,不然这一米八几大老爷们儿的皮肤哪来这么光滑白嫩,除了好睡也没见他怎么个牛奶蜂蜜保养法啊。



“真神奇…”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喃喃说出这句话,所以当房间那边的罗正有点疑惑地转过头的时候,毕雯珺马上收回了快要点上那锁骨的手指头,心里还有点惊讶自己怎么会有这般举动。


那边罗正换了个坐姿心想怎么这人来找小侃也不喊他起床,还一副要把李希侃看出朵花来的模样直直戳在床前,戳到自己都要忘了他在这儿了。正纳闷着想帮他把舍友喊起来呢,电线杆终于动了动把人叫醒了。

李希侃起床闹了点小脾气,揉着眼委屈地不知道嘟囔了些什么,宽大的白t衣领有些斜,直露出了一大片奶白皮肤和能养金鱼了的锁骨。他只知道电线杆又戳那儿不动了。左右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的罗正挠着头不明所以地转回了身继续写自己的日记,过了一会儿就听见舍友发够了小性子,洗漱收拾后就跟某个举止怪异的东北人出了宿舍门。

我怕不是丧心病狂。

就医

毕侃   渴肤症

我也不知道渴肤症发作时是什么感觉,只是找了些资料就写了。如果觉得有点出入可以跟我说,我也不会改。




发作了……
坐在教室后方的人眉头紧蹙,缩成一小团靠着墙不住轻颤。按理来说李希侃整个人都缩进了肥大的羽绒服中,即使稍有异常也不会被专心练歌记动作的练习生发现,可他不断揉捏摩擦自己的指尖,那副烦躁不安的模样还是引起了毕雯珺的注意。

毕雯珺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反照在镜里的人影,思绪早不知飘到了哪儿。再一次记错走位重头排起,抬起手又忘了下蹲,领队看出他的心不在焉问了一问,毕雯珺心想这样排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索性示意自己有点不舒服想去休息。

身后有节奏的鼓点又重头响起,毕雯珺径直走向缩在墙角跟手指头过不去的李希侃。李希侃以为他只是路过,抬手压低了自己的鸭舌帽,克制自己不要失控一把冲上去就给这个bro来个大大的熊抱,这种病说出来他自己都不好意思抬头。

却不想这人的脚步偏就停在了自己视线里,李希侃小口喘着气奇怪地抬头,还没来得及抬头对上视线就被蹲下身的毕雯珺一把拉进了怀里。





李希侃也搞不懂这是个什么操作,渴望却先理智一步伸手抱紧了比自己高出一大截的男人。他的卫衣上带着些浅浅的沐浴露味,清香还温暖的气息包围着自己。李希侃本来有点呼吸不畅,这时候也是调整了过来小心翼翼地轻嗅了嗅毕雯珺身上的味道,而后又抻着脖颈蹭上了对方露在衣领外的脖子,贴近了温热皮肤后细腻如脂的触感让李希侃舒服到眯起了眼睛快要昏睡过去,连指尖的血都像沸腾般麻痹了起来。李希侃只觉得自己像是跌进了团什么绵软的云里,挨进去又像碰着了朵棉花糖,甜丝丝的一下把他空落落的不适感全然赶走了,哪顾得他们这抱姿有多暧昧亲密,巴不得整个人都粘在这救世主身上。
毕雯珺调了调坐姿尽量让李希侃能更结实地抱住自己又不显怪异,听到怀里的人又满足地叹了口气后忍不住上扬的嘴角轻轻笑了出来。李希侃感受到自己靠着的胸腔在振动,才回过神发现自己在以什么暧昧姿势对自己老铁耍流氓,正想松手放开他,毕雯珺却像知道了自己在想什么一样用力把他捞回来抱得更结实了。

“咋的,还不能抱抱你了是干啥。”

毕雯珺伸手拿掉扣在李希侃头上的鸭舌帽反手戴上了自己的脑袋,接着把又想挣开的人往怀里更用力一塞,下巴垫在他头上眯起了眼睛。

“我睡会儿,辛苦你给我垫个头。”

待续

说好写贾正年下的我日常食言。
开开水仙锐哥,xxj文笔已经尽力想象香艳的欢爱情景了,搞不来链接直接截图简单明了。
tag瞎jb打,卡肉使我欢快入眠。

好想写点什么“我把你当弟弟你却想拉我up床”的东西。